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

年糕的承傳


 
這個農曆年前的日子,
可算累透了,也樂透了~
忙足一星期的鳳梨酥,
昨晨烘焙最後一批,
終交收完畢,感恩啊~

沒睡多久,中午又回到娘家去,
做我一年一度的柴火蒸糕。
其實已經好多晚不是晚上就寢了,
為何還要堅持做這個年糕?
或許這種堅持是種承傳的任務吧~

依稀記得… 三十多年前…
祖母做年糕的情境…
狹窄的廚房,龐大的爐灶,
蒸氣沒停過,她手也沒停過,
這邊放柴入灶,
那邊攪動大鑊中未熟的糕糰,
沒有助手,只有我這個幾歲的旁觀者,
能靠著的是她年近七十的雙手。
也靠著這雙手,
她的子女跟孫兒們都一拼回來取年糕,
這種傳統,聯繫著一個家庭的關係。

原來,當年的這個旁觀者,
打從十九歲那年,
簡單的想吃好吃年糕的念頭,
竟不自覺地承接了這項任務至今,
不是無奈,是欣喜的接棒了~

今日我帶著疲倦的雙手,
仍能使勁的攪動年糕的麵糰,
相信那鼓力氣背後,
隨著太陽下山,蒸糕完成,
家人們陸續回家吃飯取糕的情境,
是被那喜悅的心情掩蓋了…

今日我懷念的,
不單是乾柴烈火的聲音,
不單是蒸汽撲面的感覺,
不單是軟糯甘甜的味道,
而是祖母的雙手,
能拉近整個家庭的雙手,
她雖然沒留下甚麼秘方,
却留下做糕態度的堅持,
以及愛家人的心給我。
忽然間,我發現了,
我做糕點的天份,
是源自我的祖母啊,
感謝妳、懷念妳!